searchsearch

www.hkeasychat.com

中芯國際科創板首秀大漲201%,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中石油? - 上班金融地產

登入     註冊



中芯國際科創板首秀大漲201%,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中石油?

David902發表於 2020-8-5 23:27:39
中芯國際是A股史上第五大“募資王”,其首發募資額僅次于農業銀行、中國石油、中國神華和建設銀行。中芯國際也是近10年來,首發上市募資金額最大的公司

中芯國際科創板首秀大漲201%,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中石油?
圖/IC

文 | 《財經》記者 楊秀紅 周源 陳瀟瀟

編輯 | 陸玲 謝麗容

7月16日, A股史上第五大“募資王”、國產芯片龍頭中芯國際(688981.SH )正式登陸科創板。

當日,中芯國際A股開盤價高達95元,此後股價有所回落,在90元附近震蕩,股價漲幅在220%附近。截至收盤,其A股市值逼近6000億元,股價報收82.92元/股,上漲201.97%;與此同時,中芯國際港股(0981.HK)則大跌逾20%,股價約31港元,出現嚴重的A/H股倒掛。

反觀整個A股市場,表現也與中芯國際迥異,中芯國際上市當日,A股三大股指全線下跌,截至收盤,上證綜指、深成指和創業板指數均下跌超4.5%。當日,中國二季度GDP增幅預計將成全球第一的利好消息,也未能帶動市場走強。與此同時,A股市場的芯片概念股也紛紛下跌,多只科創板芯片概念股跌幅超過10%。

“市場在擔憂中芯國際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中石油。”方正證券首席市場分析師趙偉對《財經》記者表示︰“中芯國際首日上市價格超出市場預期,之前我們預計在50元附近相對合理,但實際上,其股價已經達到90元左右。”

從估值角度看,7月16日,中芯國際港股市盈率(TTM)為77.4倍,而A股市盈率(TTM)則已達294倍。

“從傳統的估值觀點來看,市場對中芯的預期有點偏高,帶來芯片股階段性的調整是有可能的。”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前中信證券高級副總裁兼互聯網首席分析師張孝榮對《財經》記者表示。

從產業角度和國家戰略層面,中芯國際的戰略定位被業界普遍認可,但技術差距也不容忽視。

“對于中芯國際來說,可能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內,它都是國內唯一一家芯片代工企業,隨著上游IC的設計不斷發展,以及下游封裝測試產能不斷擴大,中芯國際將處于賣方市場,或者說,它在這個產業鏈當中的重要性與話語權是非常強的。”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財經》記者表示。

張孝榮亦表示,“中芯國際的意義,不是一個單純的企業,它是產業龍頭,是我們整個國家芯片產業的希望所在。這是一個戰略性企業,是高科技對抗的核心企業之一。這個價值,無法估量。”

一位行業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目前沒看到中芯國際手中握有特別有價值的資產,有點像前些年的京東方,融資很多,但是技術還是不成熟,產品沒有競爭力,利潤率不高,不如韋爾股份和聞泰科技對資本市場有吸引力。後兩者均是A股市場上市值超千億的半導體公司。

目前,《財經》記者從多方采訪發現,市場各方對于中芯國際的上市褒貶不一,有人認為中芯國際以遠超市場預期的高估值上市,有可能“出道即是巔峰”,有可能會成為中石油第二,甚至會進而拖累科創板下跌。另一種聲音則認為,中芯國際承載著國家和民族的希望,即使短期內技術創新層面難有突破,但其現有技術尚可支撐一段時間,未來集社會各界之力,有望實現技術突破,擺脫海外市場在芯片技術層面對中方的鉗制等。另有聲音認為,中芯國際短期不應以估值和業績來衡量,應從國家戰略層面來考量。

在市場對中芯國際褒貶不一之時,其未來融資問題也備受關注。芯片研發及生產是一個極度燒錢的行業,此次成功在科創板融資後,中芯國際的未來融資可能仍其路漫漫。

“中芯國際現有融資大約能解決半年到一年的發展。”一位芯片技術領域專家對《財經》記者表示︰“未來,中芯國際進行市場融資是必須的。芯片產業所需資金量巨大,動輒幾十億起步。而除了市場融資以外,也需要政府資金及政策長期支持,而且資金和政策需要盡快落地。”

A股“募資王”首秀大漲201%

201.97%!7月16日,中芯國際這頭大象回歸科創板上市,早盤市場一片火爆,中芯國際A股開盤報價高達95元/股,漲幅維持在220%附近,全天股價則在85元左右。截至收盤,中芯國際上市首日總市值逼近6000億元,股價報收82.92元/股,上漲201.97%。

中芯國際此次回歸科創板,發行價為27.46元/股,初始發行16.86億股,擬募資462.87億元,最終募集資金532億元。

據《財經》記者統計,在A股近30年的歷史中,中芯國際是A股史上第五大“募資王”,其首發募資額僅次于農業銀行、中國石油、中國神華和建設銀行。中芯國際也是近10年來,首發上市募資金額最大的公司。

“中芯國際在科創板上市,多了一個融資渠道,對企業發展而言,顯然是個好事,但我覺得這遠遠不夠。客觀來看,國產芯片產業外部形勢不佳,需要做出理性選擇。”張孝榮告訴《財經》記者。

與中芯國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A股市場的中芯國際概念股以及中芯國際港股均出現大幅回調。

其中,在中芯國際A股上市前一日,中芯國際港股已經開始出現下跌苗頭,當日大跌8.01%,報38.45港元/股。中芯國際A股上市當日,其港股則大跌逾24%。

截至昨日收盤,中芯國際港股市值為2192.06億港元,一年內漲幅達222.03%,過去四周漲幅達101.52%。

市場擔憂,由于中芯國際A/H之間的差距過大,有可能影響其未來股價表現。“由于A/H投資人趨同,A/H股價也會趨同。人往高處走水,水往低處流,價格引力將促使同一家公司的A/H股之間的估值差距縮小。最典型的案例是當年中國石油的案例。”趙偉對《財經》記者表示。

與此同時,A股市場中芯國際概念股全線收跌,科創板中微公司跌超14%,滬 產業跌超17%,安集科技和芯源微均跌超13%。

A股市場也出現今年以來的罕見大回調,即使早盤出現利好消息,中國二季度GDP增幅全球第一,但A股市場仍繼續大跌,截至收盤,上證綜指下跌4.5%,深成指大跌5.37%,創業板大跌5.93%。

“今天港股大盤不好,港股中芯國際大跌,有虹吸作用。A股可能也會出現高開低走的情況,或者也會引起科創板整個板塊出現失血,至少短期內是這樣的,以後情況如何還不好判斷,我傾向于樂觀。”張孝榮表示。

他同時提醒,“短期內不必過于關注中芯國際的業績。業績有賴于人才、技術和設備,中芯國際當下的戰略問題,我認為是要更好的解決人才和技術的問題。”

國盛證券認為,短期看,中芯國際回歸,龍頭歸位,科創再迎重磅催化。長期看,中芯火速過會,科創板示範效應凸顯。短期估值不是主要矛盾,中國版“納斯達克”正在孕育。同時,繼續看好科創板牛市三季度開啟。

業界預計,未來,要實現技術以及產業層面的突破,中芯國際仍有更長的融資之路要走。

國信證券表示,目前全球晶圓代工市場可以分為三個梯隊。第一梯隊是台積電、Intel 以及三星,掌握先進制程技術能產能。第二梯隊是聯電、中芯國際以及格羅方德,擁有部分先進制程能力。第三梯隊是華虹、Tower Jazz 以及力晶等,主要聚焦在成熟制程。由于先進制程需要高昂的研發及資本支出,不少晶圓廠已經放棄對摩爾定律的追逐。目前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已經實現 5nm 量產,三星計劃年內實現 5nm 量產,Intel 則宣布在 2021 年推出 7nm,但聯電、格羅方德等第二梯隊公司已經宣布退出 12nm 以下先進制程角逐。

根據 IBS 統計,隨著技術節點的不斷縮小,集成電路投入呈指數上升趨勢。以 5nm 為例,5 萬片產能的設備投資成本高 達 214.96 億美元,是 14nm 的兩倍以上,28nm 的四倍左右。

目前,中芯國際已經擁有 14nm集成電路的生產技術,業界預計,其要突破7nm/5nm等最先進工藝,可能需要8年-10年。

未來,中芯國際若想要加速先進制程投入,資金缺口可見一斑。

一位芯片技術領域專家對《財經》記者表示,“中芯國際現有融資大約能解決半年到一年的發展。未來,中芯國際進行市場融資是必須的,同時,也需要政府資金及政策長期支持。

張孝榮認為,中芯國際的體量,大約是台積電的1/10,兩者相比差距較大。從日本、韓國、中國台灣的芯片產業發展經驗來看,“集中資源辦大事”是推動芯片產業快速發展的經驗。短期內頂住盈利壓力,長期應咬牙進行投入。無論是日本的東芝、日立,還是韓國的三星(非純晶圓代工廠),台灣的台積電,都是在政府資金及政策的支持下,才進入獨立商業企業發展模式,並逐漸為產業鏈上下游提供能量。

戰略配售陣容豪華顯深意

作為全球第四家、國內第一家繼續追趕先進制程晶圓的代工廠,中芯國際的上市被視為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在上市前的戰略配售中,中芯國際即獲得高度關注。

公司公告顯示,其此次發行戰略配售對象共29家,合計配售金額共242.61億元。

這些戰略配售對象包括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等“國家隊”企業或基金、上海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等4家上海地方國資、2家海外主權基金和多家 A 股半導體上市公司,其中不乏韋爾股份、匯頂科技等半導體龍頭設計公司和滬 產業、安集科技、 至純科技等上游半導體設備材料企業。

其中,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獲配35.175億元,新加坡政府投資有限公司獲配33.165億元,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合伙企業獲配22.24億元。

“這表明國家扶持芯片產業生態的決心很大。”張孝榮表示︰“中芯國際作為國內代工龍頭,具備串聯及帶動封測、芯片設計等整個產業鏈的潛力。國家大基金一期、二期,以及上海集成電路基金一期、二期,相繼重金力挺中芯國際。”

2019年10月22日,國家大基金二期成立。根據規劃,投資方向將重點放在刻蝕機、薄膜設備、測試設備和清洗設備等芯片制造及上游設備領域。

張孝榮分析認為,作為芯片產業上游的設備制造商,如果資金盡快到位,國產設備廠商們預算上的困擾將大大緩解,則將集中精力開啟追趕模式。隨著芯片制造設備產能擴充,芯片制造行業的潛力也將得到進一步的釋放。

在引入諸多戰略投資者後,中芯國際目前仍沒有控股股東。但業界分析認為,中芯國際只是表面上沒有控股股東。

根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中芯國際上市前第一大股東為大唐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持有8.59億股,佔總股本的15.77%。

“從中芯國際過往的歷史可以看出來,當初張汝京就是為了能夠平衡海外投資者、國內投資者以及其他投資人的這種沒有明顯實際控制人的制衡機制。這一機制即使是2004年中芯國際登陸港股時也沒有打破。”沈萌告訴《財經》記者。

不過,他認為,大唐電信是中芯國際股東中非常具有話語權的一個投資人,而且大唐電信力圖控制中芯國際,然後作為自己發展的一個重要的平台。其實,其最終的實際控制人應該是中國政府或者說是國資委,因為畢竟無論是大基金也好,還是其他的一些這種基金也好,最終的背景都是國資,所以中芯國際只能說是表面上沒有控股股東,但實際上它應該是體現政府意志,以國資為主的這樣的一個股權結構。

興業證券電子行業團隊認為,中芯國際此次科創板上市,下游客戶和上游設備材料等供應商相繼踴躍入股,相互綁定,反映半導體產業鏈未來加深合作、共同突破關鍵制程的意向和決心。參考中芯國際和長電科技的合作共贏模式來看,一旦中芯國際在更多關鍵制程上實現突破,韋爾、匯頂等新進股東將加大訂單支持力度,同時中芯也會加大對安集、滬 等股東企業的合作力度,因此看好中芯國際後續加大資本開支對國產設備材料龍頭企業的拉動。

追上台積電還有多少關?

雖然中芯國際目前是中國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專業晶圓代工企業,但距離台積電還很遙遠。

就市場份額來說,根據TrendForce所發布的2020年Q1全球前十大晶圓代工廠營收排名,台積電一家獨大,市場份額為54.1%,而中芯國際的市場份額為4.5%,排在三星、格羅方德(Global Foundries)和聯華電子(UMC)之後。

在技術水平上,中芯國際落後台積電2代。2018年台積電就實現了7納米工藝量產,今年則開始量產5納米產品,並計劃于今年建設一座具備3納米制造工藝的芯片制造廠,而中芯國際于2019年年底實現14納米(涵蓋12納米)FinFET 量產,並宣布在2020年底將量產N+1(7納米)產品。

所謂的5納米、7納米,指的是半導體制造的“線寬”指標,線寬越窄,單位面積的芯片中可以整合更多數量的晶體管,芯片的處理性能越強,能耗越低。

從收入比例看,台積電先進工藝收入比例較高,而中芯國際28納米工藝收入僅佔4.3%。14納米工藝收入僅佔當季營收的1%。

但中芯國際是除了三星和英特爾之外唯一想要在工藝上追趕台積電的廠商,需要指出的是,英特爾只為自己制造芯片,不做晶圓代工生意,三星既為自己生產也為他人代工,不算純粹的晶圓代工廠。

“基于理性戰略選擇,市場不必期待中芯國際開啟瘋狂追趕模式,不必渴望在短期內突破7/5nm以下工藝。中芯國際14納米FinFET 代工的移動芯片,實現了規模化量產和商業化。這個工藝可以支持5G芯片發展,除了手機等移動終端,能夠讓產業維持一段時間。”張孝榮稱。

有志于啃“硬骨頭”的中芯國際將至少面臨以下幾個挑戰。

首先是資金關。行業有一個共識,即“砸錢不是萬能的,不砸錢是萬萬不能的”。

以晶圓代工最重要的設備光刻機為例。為了著眼于未來的7納米5納米工藝,中芯國際已斥資1.2億美元向ASM訂購了一台EUV光刻機(目前尚未到貨),而該公司2019年的財報顯示,其2019年淨利潤為12.36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中芯國際一年的利潤只夠買一台EUV光刻機。

不僅僅要砸錢,還要持續砸大錢。隨著摩爾定律演進,每代工藝節點對應資本開支增速達30%,台積電2019年資本支出介于140億至150億美元,上一年是110億美元,2020年,台積電再次上調該預算,預計介于150億-160億美元。三星則在2019年4月宣布將在未來十年投資1157億美元以改善晶圓制造技術與設備。相比之下,中芯國際2018年與2019年資本開支分別是18.13億美元與20.33億美元,今年雖然激增了資本開支,但總量只有43億美元,不到台積電的三成。

中芯國際自身造血能力顯然不足以支撐如此燒錢的行業。招股書顯示,中芯國際2017年-2019年收入分別是213.8億元、230.1億元、220.1億元,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0.24億元、11.07億元和20.39億元,佔同期淨利潤的比重分別為82.23%、148.09%和113.69%,換言之,沒有政府補助,2018年與2019年將處于虧損狀態。

科創板上市為中芯國際充實了資金“彈藥”。招股書顯示,在扣除發行費用後,該公司擬將40%用于12英寸芯片SNI項目,用于滿足建設1條月產能 3.5萬片的12英寸生產線項目的部分資金需求,將生產技術水平提升至14納米及以下;20%用于先進及成熟工藝研發項目儲備資金項目,有分析認為,這筆錢主要用于7納米甚至5納米的開發。

“目前砸錢進行技術突破,短期內可能還難以見到成效。比如說紫外線光刻機,其制造技術還牢牢地掌握在國外,短時間之內,無論是中芯國際來砸錢,還是上下游的產業鏈共同來突破這個研發的瓶頸,都不太可能形成突破。”沈萌對《財經》記者表示,“就這一點而言,就會造成以中芯國際為中心的這個產業鏈向高端突破遇到瓶頸,短時間之內這個難度還是比較大。”

二是技術與人才關。晶圓代工技術壁壘極高,盡管台積電每2年-3年升級工藝,但不代表突破一個節點工藝只需要2年-3年,技術上遲遲不能突破或良率極低的情況反而非常普遍。

以芯片巨頭英特爾為例,英特爾最初計劃在2016年量產其10納米處理器,但之後屢屢延期,到了2019年第四季度才量產,其競爭對手AMD因為請台積電代工,反而先推出了7納米處理器,中芯國際也曾遭遇28納米良率遲遲無法有效提升的窘境。實際上,全球晶圓代工廠中,技術比台積電先進的聯華電子與格羅方德都已經宣布放棄先進工藝的研發,分別止步于14納米與12納米,這也側面反映了追趕先進工藝有多難。

招股書顯示,中芯國際擁有技術研發人員 2530人(台積電6534人),佔比為16.02%,過去三年研發累積投入金額達127.91億元。

研發投入和員工數量固然重要,芯片行業崇尚“靈魂人物”的作用,而不是簡單的“堆人比賽”。外界普遍認為,現在的中芯國際擁有這樣一位“靈魂人物”,即現任聯席 CEO梁孟松。

梁孟松先後任職台積電與三星,曾帶領了三星在14nm節點上反超台積電。2017年梁孟松加入中芯國際後,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就將中芯國際從28納米帶入14納米時代。更可貴的是,在300天不到的時間,中芯國際就把14納米工藝良率從3%提高到95%。但之後能不能更進一步,多位行業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謹慎看好。

晶圓代工行業對原材料和設備要求也很高,且部分重要原材料及核心設備高度依賴國外公司,國與國之間的貿易摩擦、外交沖突也有可能影響到中芯國際的原材料與設備的供貨。尤其中美之間“科技冷戰”日益加劇,多位行業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擔心中芯國際也被制裁,為國內企業代工需要更加小心翼翼,嚴守法律與國際規則。

晶圓代工對上下游產業的帶動作用非常明顯,中芯國際融資擴產能將進一步帶動國內芯片設備與原材料產業,兩位芯片行業投資人向《財經》記者表示,自2018年起,他們一直在尋找這類的投資機會,越來越多的熱錢前赴後繼涌進來,但他們也同時提醒,這不是一個賺快錢的行業。

多位行業人士和投資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樂見資本市場支持芯片類公司,但呼吁給中國芯片產業和從業人員多一點時間,多一點空間,多一分客觀,多一分冷靜,少一點主觀,少一點狂熱以及少一分人雲亦雲。(《財經》記者劉以秦、張欣培對此文亦有貢獻)


作者:一點資訊

相關內容:
上一篇:擁有存款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下一篇:大盤回踩年線,抄底還是逃命?

更多帖子推薦

上班金融地產討論區最新帖子快速翻頁:
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上班金融地產

中芯國際科創板首秀大漲201%,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中石油? -END- 

香港交友討論區hkeasychat - 香港社交論壇forum本交友論壇採用forum形式運作,會員所講所post交友話題、發起的交友活動與本交友網立場無關 本頁面任何內容(包括但不限於:『留言、文章』)不代表廣告商同意立場及觀點,本頁面可能出現間接宣傳。hkeasychat旗下討論區業務集團之一 - hkeasychat 香港交友討論區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