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search

www.hkeasychat.com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 - 新聞有趣資訊

登入     註冊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

人肉熱門搜尋器發表於 2020-8-5 23:55:45
(2樓回答)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

相關內容:
上一篇:在美國毆打總統會怎麼樣?
下一篇:習近平就黎巴嫩貝魯特發生重大爆炸事件向黎巴嫩總統奧恩致慰問電

更多帖子推薦

新聞有趣資訊討論區最新帖子快速翻頁:
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forregistuse發表於 2020-8-5 23:55:53
《莫泊桑短篇小說集》就很好看,每個故事就像發生在生活中的真實事情一樣,特別是人物形象刻畫的很逼真,白看不厭

Gordon520發表於 2020-8-5 23:56:03
其實我國古代就有很多好看的短篇小說流傳下來,比如山海經,唐傳奇,明代話本,三言二拍,聊齋志異,我記得我小時候看的第一本文言文的書《吳越春秋史話》,當時很多地方都看不太明白,但是看到專諸置匕首于魚腹中,以刺殺吳王僚的描寫,至今都難以忘懷。

XY890發表於 2020-8-5 23:56:12
《聖經》中的約拿書。推薦看看

fashion_fx發表於 2020-8-5 23:56:20
直上現在有很多的,反正小說應該還是非常不錯的,但就是現在的人靜不下來心來看這些小里面的。

Aim_yuan發表於 2020-8-5 23:56:29
當然有啊,我喜歡看鐵凝的《咳嗽天鵝》《哦,香雪》等,還又遲子建的一些。

fashion_fx發表於 2020-8-5 23:56:40
路遙先生的《人生》。個人的命運在時代變革中起落,人性的復雜也在其中凸顯。

fashion_fx發表於 2020-8-5 23:56:43
我向您推薦一篇本人寫的短篇小說吧!希望您喜歡。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沉入湖底的愛情
文/獅子王
屋外陽光強烈,很寧靜,除了蟬鳴,沒有喧鬧聲,我正在堂屋里寫暑假作業。
這時外面傳來一聲蒼老的吆喝︰“賣魚哦……”
奶奶要我把賣魚的老頭叫了過來。這是一個三十年前鄉間常見的那種黑黑瘦瘦的老頭,穿著破舊,邋遢,赤腳。奶奶直呼他的小名樹根,挑了幾條小魚後,突然問他︰“你還記得荷花吧?”
老頭听後,稍微愣了一下,輕輕地應了一個字︰“唉!”他灰黃的臉色似乎更暗淡了,沒有一絲光亮。他嘴角蠕動,想要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沒有發出聲音。
奶奶沒有繼續追問,只是嘆了口氣︰“唉!作孽,打了一輩子單身。”
老頭擔起魚挑子搖搖晃晃地走後,我忍不住問奶奶︰“荷花是哪個?”于是,奶奶給我講了下面的故事。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荷花是佃戶的女兒,生得細肉白淨,在鄉里算出眾的女娃兒。不知怎麼的,荷花偷偷地跟隔壁村的樹根好上了,後來還跑去了樹根家做媳婦。
我問奶奶,她怎麼不光明正大地嫁過去啊,自己跑過去干什麼?奶奶說,你不曉得,他們兩姓世代有仇,是不能通婚的。于是女方族里就告男方拐帶人口,最後對簿公堂。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這是民國二十四年的冬天里,一樁十分平常的官司,不到一刻鐘,黎縣長就審結了這個案子。他十分威嚴地問荷花︰“你是自己願意去男方家的,還是他強迫你去的?”荷花不停地流眼淚,看了看她爹,又扭頭看了看樹根,最後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下腹,一咬牙哭著說︰“我是自己願意去他家里的……”
就這樣樹根族里贏了官司,一群人高高興興地帶著荷花回去了,荷花他們族長只得帶著人恨恨地出了縣府大門。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轉眼開春,冰雪融化,樹木吐出新芽。緊接著就是端午,天氣漸漸回暖,村子里不管是地主還是窮人都在準備過節,整個世界仿佛都變得很溫情起來。
荷花的姐姐來到樹根家,說︰“爹爹已經不怪你了,家里打了魚,要我喊你回去吃魚,包粽子……”荷花听說家里原諒了她,非常高興,問了些家里的事,答應姐姐第二天回家過節。
剛進家門,荷花就被就被她爹捆了起來,放在了船上。荷花姐姐和娘都沒有露面,只在里屋號啕大哭。她爹跟族里幾個人把漁船駕到洞庭湖心里。望著一望無際的湖水,听著船槳打水的聲音,荷花怕極了,她哭著說︰“爹爹我後悔了,再去不到他家里去了……”
荷花爹也哭著說︰“我不沉了你,族里就要弄死我啊!”說罷就把她丟進了湖里。
荷花掙脫了捆著雙手的草繩,一把抓住船舷,死命地喊︰“爹爹我再也不敢了,我不到他家里去了,我懷了他的娃兒啊……”荷花爹說︰“你現在後悔遲了啊!”說罷,一槳把子打過去……
荷花漸漸沒力氣掙扎了,慢慢地沉入了湖底,連同她至死也沒弄明白的愛情,慢慢地沉入了深深的洞庭湖。湖面的浪花平息了下來,像一切都沒發生一樣。
听完奶奶的講述,我頓時目瞪口呆!我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但我知道,這絕對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圖片來自網絡  如有侵權   請聯系刪除)

Gordon520發表於 2020-8-5 23:56:56
自薦一下《魂鎖殯儀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深夜,一輛紅色的桑塔納轎車在田邊的小路疾馳而過。車上的兩人將後備箱的東西合力丟進了田間的機井里。天空星星點點,月光只能照出兩個人模糊的輪廓。
“這錢給你。”王西元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疊鈔票,“拿了錢明天趕緊離開這吧。”
韓寶善默默的接了過去,大致數了數就塞進了口袋“王哥,咱們這事不會暴露吧。”
王西元听後張嘴就罵道︰“TMD做都做了,還怕個球。”說著從口袋里掏出煙,遞給韓寶善一支,“這機井我早就注意過了,一年也不會有人用上一次的。”
韓寶善听後點點頭也沒說話,接過煙深深吸了一口,又如釋重負般吐出一大股白煙。這一個呼吸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伴著煙氣也嘔出了幾縷殘魂,定了定神隨即轉身離開。
王西元朝著他的背影冷冷的說道︰“事也辦了錢也收了,咱倆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嘴巴閉嚴了不用我說吧!”
韓寶善沒有說什麼,狠狠的咬了咬牙,徑直的離開了。這錢可是用命換來的。
“叮鈴鈴,叮鈴鈴。”
“喂,事情處理的咋樣了?”電話那頭焦急問著。
“完事了,小寶貝我馬上就找你去。”王西元一臉淫笑的對著電話說道。
“快得了吧,今天剛搬完那東西,渾身都不干淨,可別來踫我。等事辦完了有的是機會。”電話里回道,“行了,等了一宿,老娘睡覺了。”
“知道了。”王西元便掛斷了電話。對著機井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
夜空星星點點,月光下,只剩下那座機井安靜著。


2010年7月13日,警方接到村民報案,說在山東省商河縣孫集鄉的農田機井中似乎發現了一具男尸,警方第一時間出警,趕赴現場。借著探照燈的光線,一只大大的已經泡的發白的腳掌出現在人們眼前。打撈工作與尸檢便緊羅密布的展開。
案發現場位于孫集鄉三個村子的交界處,離村民所居住的地方有四五公里遠,偏僻之極,甚至有的村民都不知道有這口機井的存在。
“鄭頭,尸檢結果出來了。!”警官小劉朝著鄭健說道。這是小劉經手的第一件命案,不免有些激動。
鄭健此時正在周圍尋找著線索。案發現場雜草叢生,再加上近期連綿的大雨,很難從其中找到什麼線索。听到小劉的呼喊聲,低聲應了一聲便向機井的方向走去。
周圍的法醫和警官見鄭健來了都紛紛問候了一聲︰“鄭頭。”鄭健輕輕擺擺手,問向法醫︰“什麼情況。”
“死者全身赤裸且高度腐爛,身高大約183cm,體重大約90公斤,年齡在30到40歲之間,從尸體腐敗的情況來看,死亡時間應該在三個月到一年之前,頭顱兩側的顳骨粉碎性骨折,是被鈍器擊打頭部致死的。另外面部軟組織也所剩不多了,完全無法辨別死者生前的本來面貌,微生物就像看不見蟲,一點一點蠶食著時間的痕跡。”
鄭健一邊往小本子上記錄著什麼,一邊點著頭問道︰“井底還打撈出什麼能證明死者身份的線索麼。”
“沒有,可是卻發現了一把斧子!”
“一把斧子?”
“對,而且斧子柄與頭的連接處還用兩塊金屬片加固了,這種斧子並不常見。並且從上面能檢測出血跡,應該就是作案的凶器。除此之外,就什麼相關的線索了。”
“我知道了。”鄭健說著合上了本子,對著小劉示意了一下手中的斧子,“看來咱倆得把孫集鄉的五金店都逛個遍了。”


“從斧子上檢測出被害人的DNA,確定了這就是作案的凶器。整個孫集鄉只有一家賣這種斧子的,而且這批貨並不好賣,所以只在進過一批,從進貨的單據顯示日期是2009年12月。”小劉將幾天走訪下來的線索梳理給鄭健听,“這樣至少就知道死者是在2009年12月以後被人殺害的。可是時間太久並不知道買過斧子的都是什麼人了。”
鄭健點點頭說道︰“線索實在太少了,被害人的身份也難以確定。”鄭健將手里的一疊失蹤人員文件攤在了小劉面前。整個孫集鄉所有失蹤人員名單已經被鄭健研究了好幾天了。這些失蹤人員的情況特征深深印在鄭健的腦子里,可就是找不出一個身高體重年齡都能夠符合的,甚至接近的都沒有。
鄭健一只手托著下巴,眉頭擰成一團,像極了正在注視著獵物的獅子。曾經破獲無數奇案的他知道,現在雖然著急,但現在更需要的是沉著和冷靜,獵物總會累的,累了就會露出馬腳。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等,等一塊石子,將案件這看上去平靜的水面激起一層層的波紋。
“鄭頭!”一位負責走訪工作的小楊急匆匆的朝著鄭健走來。
鄭健听到呼喚聲,緊鎖的眉頭一下子就舒展了,笑道︰“石子來了!”
“石子?什麼石子?”還在看失蹤名單的小劉讓鄭健的話說的摸不著頭腦。
“有什麼新線索麼?”說著鄭健向小楊端過去一杯水。
小楊接過來咕嘟咕嘟就灌了下去,長舒了一口氣,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說道︰“2010年1月28日,在機井附近有村民回憶說發現了血跡!”
“血跡?”小劉脫口而出。
“沒錯,血跡!因為那一段時間豬肉價被炒上了天,村里好多養豬的人家都趁著價高趕緊出手,村里又都是活豬現宰現賣,哪個集市都有幾灘血跡,起先看到機井旁的也是誰家在那宰豬賣肉了,當時村民去隔壁村參加喪事領過機井附近,還納悶是這附近並沒有過集市哪里來的血跡。被我一問,正好想起來這回事,所以基本能斷定是在2010年1月28日前後出現了血跡。”
“從2009年12月到2010年1月,死者就是在這個時間範圍內被殺害的。”小劉激動的得出了結論。
鄭健听後閉著眼沉思著,思緒的波紋在鄭健的腦中一層層擴散開去。一個個人臉在他腦中飛速的閃過,忽然猛的睜開眼,用手指敲了敲小劉桌上的一張失蹤人員名單,“接下來的線索,我們就從他身上找王西元”


長途汽車艱難的晃動著它臃腫的車身,在孫集鄉鬧市里的一處公交站停下,兩個男人拎著行李下了車,隨著一陣如釋重負的汽笛聲,汽車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倆人的視線里。這兩人一個圓臉一副長期從事體力勞動的結實身材,另一個方臉且身材較于前者更為高大。雖然臉型不同,但五官倒是又有幾分相近之處。
矮個子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皺巴巴的白塔山香煙,自己點上一支,又抽出一支遞給高個子。高個子接過來,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吸到再也吸不進氣的時候,呼出一股大大的煙氣。一呼一吸間似乎帶走了十幾個小時的舟車勞頓。
“表哥,你要帶我賺大錢的地就是這?介破地方看著還不如咱們那呢,能掙著嘛錢?”大個子首先張口問道。
“嘶……表哥肯定能帶你掙著錢,等這個大單子干完了,咱哥倆錢一分,就夠給你娶媳婦的了。”說著伸手拍了拍大個子的肩膀。
“韓寶善?”一輛紅色的桑塔納轎車停在兩人的面前問道。
矮個子听後將手里的煙頭扔到地上踩滅,低頭探向車內回道,“是是是,我就是韓寶善,這是我表弟韓本利,那您老是王西元?”
王西元點點頭,一邊打量兩人一邊用大拇指指了指車子說道︰“上車吧。”
韓寶善和韓本利躡手躡腳的上了車,王西元從前座伸手遞過來一張照片和一個信封,“這就是你們的目標張本良,照片背面有他家和門臉的地址,做殯葬業務的,每天開著一輛面包車,信封里面是給你們買工具用的經費,不夠了跟我說。手腳麻利點,我們都方便。有事就用電話聯系。”
韓本利听到王西元的表述後,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自覺的瞪大了眼楮將目光投向了正一臉諂媚回應著的堂兄。幾次想要張嘴問出些什麼,但礙于前座王西元的存在,最終沒有問出口。
王西元伸手放下了遮光板,在光下隱匿起了長相。夕陽慘慘,照到車內三人身上,映著每人不同的心境。
王西元交代完又繞了幾個路口,便把兩人撂下,便消失在了車流中。
“表哥!這就是你說的賺錢的活兒!”韓本利將一路上憋著怒火一股腦朝韓寶善吼了出來。韓本利的吼叫引起了周圍人們的注意。
“TM張本良小聲點!”韓寶善說著一巴掌就扇了上去。
韓本利來不及躲閃,重重吃了一個巴掌。韓本利雖然長的膀大腰圓,但憨憨的性格讓他從小沒受韓寶善的欺負。這一巴掌直接把韓本利肚子里的火山打掉了大半,態度一下子弱了下來。捂著腦袋委屈的壓低聲音說道︰“表哥,這殺人的買賣咱不能干啊!”
“他娘的,你不說我不說,難道死人還能說出去。”韓寶善一把拉過韓本利的衣領狠狠的壓低聲音說道,“咱倆不是本地人,把內人臉刮花了再藏起來,等找出是誰來,也找不到幾百公里外的咱們倆了。”
“可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韓寶善呵了回去︰ “別TM可不可是的了,要不是這人一定要求我再帶一個人,我也不會帶你這個慫包來。趕緊收拾收拾,明天咱倆去買家伙!”
韓寶善看到韓本利還在拿不定主意,一把摟過韓本利的肩膀一臉壞笑的說道︰“不想掙錢了?不想娶媳婦了?白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只要你稍微出點力這錢不就進了咱倆口袋了麼。再告訴你,你已經知道了這買賣,也見過了這雇主,想拍拍屁股溜也沒這麼容易。”
說完便拎起袋子朝前走去,只剩下一臉復雜的韓本利仿佛石化般的愣在原地。


“鄭頭,這是王西元的信息資料。”小劉一邊將資料遞給鄭健,一邊梳理到,“王西元,孫集鄉,個子不高,也沒結婚單身一人,前些年貸款經營養豬場掙了不少錢,不過據說是由于經營不善都賠進去了,結果人就跑出去躲債了。哎,鄭頭,您是想到查這個人的呢?”
鄭健對著資料沉吟一聲,接著回道︰“我們手頭的線索都已將斷了,唯一有用的就是死者的大致死亡時間,無法判斷出死者的身份,就只能試著從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去入手,如果你是凶手,犯案後你會怎麼做?”
“跑唄,過兩年再回來看看情況。”小劉不假思索的回道。
“沒錯,所以在死者的死亡時間不久失蹤的王西元,一個老刑警的直覺告訴我,他肯定與我們的案子有某種聯系。”
這時,小楊徑直走向了鄭健。
“呦,難道石子又來了?”小劉打趣道,自從上次鄭健用過後就被小劉給學會了。
“沒錯,又來了!”小楊一臉興奮的回道,“鄭頭,我們在孫集鄉的一家修理廠里發現了一輛紅色的桑塔納轎車。老板說大概一年前,車漆並無損壞,但王西元要求全車重新噴漆。車漆噴好後,他也一直沒有回來取。”
“那石子呢!”小劉催著小楊趕緊往下說。
小楊故意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們在車的後備箱發現了與機井附近相同的樹葉。並在樹葉上提取到了死者的血跡。”
一片小小的樹葉盤活了整個案件,這個消息一下子振奮了士氣,鄭健一雙老眼感覺放出了光來。他心想,“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
緊接著鄭健立馬又下達了任務︰“徹底調查王西元的社交網絡,失蹤前跟誰聯系過,電話記錄,銀行卡記錄。爭取直接把這個人給找出來。”
“是!”小劉和小楊齊聲應道。顯然大家都有了干勁。小劉負責繼續走訪,小楊則負責網上搜集。鄭健則像一位河邊垂釣的老者,下好餌,支好桿,悠悠哉哉的等著魚漂的好消息。
果然,當天下午便又有了新進展。
“鄭頭您看,王西元在失蹤前曾經跟兩個天津的號碼聯系密切,並在2010年1月24日以後,就斷絕了與兩個號碼的聯系,但其中一個卡再也沒有被使用過了。”小楊說完,便又打開了另一份電子文檔,“這兩人一個叫韓寶善,一個叫韓本利為表兄弟。弟弟有過愛心獻血的記錄,所以我們得到了弟弟的DNA信息,確認與死者為同一人。”
魚漂在水里反復浮沉,大魚咬鉤了。
“那馬上鎖定這個韓寶善的信息,並聯系當地警方立即進行抓捕。”鄭健盡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怕太興奮會壞了平日里沉穩的前輩樣子。
“那銀行卡信息呢?”鄭健接著問道。
“銀行卡信息從他失蹤後再也沒有過存取的記錄,這上面倒是沒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小楊似乎有些可惜的說道。
鄭健輕嗯了一聲,拍了拍小楊的肩膀表示鼓勵;“已經確認了死者身份,魚兒馬上就要出水了。”


“媽,表哥說帶我來掙大錢了,馬上掙到錢我就可以娶媳婦,生孩子了。嘿嘿。”
“媽,沒想到表哥說的掙大錢是殺人!我勸不動表哥,我不要錢娶媳婦了,這活掙來的錢不干淨,您來在天之靈保佑,可千萬別讓那人被表哥殺了。不然被發現我倆可就都得進監獄了。”
“媽,表哥帶我跟蹤那人好幾天,終于摸清了他的路線里哪里有可以下手的地方,我倆買好了一把斧子,先是讓我下手,我不敢就錯過了機會,表哥罵了我一頓,後來就自己準備下手,但是好幾次都忽然出現了行人,只好作罷了,我的心髒簡直要被嚇出來了。”
“媽,那雇主這次不知道從哪搞來了一個土質的炸藥,讓我倆按到他的車里去,表哥趁著晚上撬開了他的車,我按的時候偷偷提前了引爆時間,還好那人只是望了望車里沒上車,炸彈就引爆了。這下子雇主嫌棄我倆花了太多錢還沒辦成事,應該要打發我們離開了。雖然沒掙到媳婦錢,最起碼殺人的事沒干成,不用一輩子對不起良心。就算以後表哥打我罵我,我也不會讓他出來做這種事了。還是靠力氣掙到口袋里的錢踏實。”
王西元掛了電話,看著韓寶善慢慢沒入黑暗中的身影,從車的縫隙里掏出一本封面已經發黑的老舊日記本,將日記本一頁頁的撕碎扔進了機井里。便轉身上車離開了。


“叫什麼名字!”小劉開口詢問道,鄭健則坐在一旁觀察著。
“韓寶善”
“知道為什麼抓你麼?”
“不知道。”
“哦?那你表弟韓本利你知不知道去哪了?”小劉有些戲謔的問道。
當听到韓本利的名字時,連小劉都察覺到了韓寶善臉上不自然的變化。韓寶善的回答顯然做過準備,但還是難以掩飾慌張,“我倆一起去了山東打工,後來他又去了南方打工,我自己就回來了。”
“那你最好見到韓本利是什麼時候?”鄭健終于開口問道了。
“1月24號。”韓寶善利落的答道。
听到這個回答,鄭健的目光立刻凌厲了起來,慢而有力的將韓寶善的話又重復了一遍,“1月24號。你確定麼?”
謊言是經不起敲打的,更何況是在雙方經驗差距巨大的情況下。在鄭健可怖目光的注視下,韓寶善就感覺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聲音也變得唯唯諾諾起來,“是……是啊,怎麼了?”
“唉。”鄭健朝著韓寶善嘆了口氣說道,“1月24號已經發現了血跡,而且1月24號韓本利的手機就已經關機了!”鄭健的語氣越來越重,到最後一字一字像印在韓寶善的心上。
“那或許,或許……”韓寶善已經呆滯的大腦仍然在想狡辯的理由。
沒等他說完,“ 當”一聲,一把加固的斧子被鄭健狠狠的扔在了桌子上,“知道這上面有誰的指紋麼?”
韓寶善見到斧子的瞬間,過載的大腦直接宕機了。“這麼久過去了,難道上面還會有我的指紋麼?”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只不過是鄭健在他驚慌不定時準備的最後一擊,上面早就難以檢測出什麼指紋了。
韓寶善眼神渙散,癱坐成一團,鄭健走過去給他點了支煙。韓寶善深深吸了一口後,緩緩交代了案情︰“有個叫韓本利的山東人,雇我幫他殺個人,具體為嘛我也不知道,多半是情殺。那人當時非得讓我再帶上一個人,當時我還不理解,原來就是為了把我們拴在一根線上。”
“拴在一根線上?”小劉不解地問道。
“我們策劃了幾次殺人計劃,都沒成功。但是韓本利說讓我們把對方殺死,一樣能拿一半的錢回來,殺了人就上了他的賊船,也就不敢把他殺人的事說出去了。”韓寶善又吸了一口煙,略有些憂傷的繼續說道,“我打不過我那傻表弟,可他不敢下殺手,只想按住我,被我找到機會一斧子給敲死了。完事想想就應該把內個狗娘養的王西元給宰了。再怎麼說,他也是我表弟啊,真是作孽啊!”
說完,韓寶善竟掩面哭了起來,鄭健拍了拍他的肩膀,朝小劉點點頭。不一會兒就來人將韓寶善押了下去。案件到此也就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抓捕在逃的主犯王西元了,鄭健本以為一個月就能解決的案子,愣是拖了兩年之久。


兩年來,警方又經手了無數的新案子,但也沒有撂下這個老案子。鄭健和小劉無數次的走訪,並且密切關注著王西元的身份證信息以及各個銀行賬戶的信息,都沒有被使用的記錄。這個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沒了蹤跡。
“鄭健警官,您又來了。”老鄭頭推開門,引著鄭健往屋里走。老鄭頭曾經是王西元經營的養豬場的看門大爺。
在這兩年間,鄭健不知道來過多少次,不免有些尷尬的問道︰“怎麼樣,老大爺,這次想起來有啥線索麼?”
“歲數大了,腦子不中用了,實在是想不出啥線索來,再說了我對王西元來說也不是多重要的關系,只不過是曾經給他看過大門而已。”這時老鄭頭的手機滴滴滴的響了起來,顫顫巍巍的接了起來,“喂,老張頭啊,喝酒啊,好好好,晚上我肯定到。”
“又有請喝酒的啊。鄭健熟絡的問道。
“嗨,我和老張頭倆酒鬼有幾天就得喝一頓。”老鄭頭頓了頓想到,將手里的老年機遞過去“正好鄭健警官你來了,幫我把手機里的短信清一下,已經存滿了,要不總是提醒我短信滿了。”
“小事。”說著鄭健接了過去,大抵都是些通訊公司發來的費用通知,“大爺,你這短信你都看過麼,別有你兒子發給你的。”
“我兒子知道我眼神不好,不給我發短信。不過你也幫我稍微看看吧。”
在老鄭頭的手機屏幕上,王西元的名字就這樣被鄭健發現了,短信內容如下︰兄弟,我現在欠了好多錢,我實在還不上了,去外面躲躲。
這條短信鄭健已經在王西元的朋友那里看過了無數次,可為什麼在老鄭頭的手機同樣發現了這樣一條短信呢?而且這稱呼明顯就不是對老鄭頭說的啊!
鄭健立刻返回了局里,調集警察再次對這條短信展開走訪查證。得出的結論就像鄭健所想的內樣。村里好多與王西元有過聯系的人都收到這樣一條不合乎稱謂的短信。
夜靜的出奇,大霧在黑暗中悄悄的蔓延著。
鄭健躺在床上睡不著,這個兩年前的案子一直壓在他的心中。沒有被使用的過的身份信息和銀行卡信息,就算偽造了證件,錢總是要用到的。再加上這條沒有針對性的短信。這個單身一人的王西元,並沒有必要給別人發短信泄露自己的行蹤啊。那他會不會已經……各種想法在鄭健的腦子里胡亂的生成翻涌,不知不覺中天已大亮,霧和黑暗被陽光驅散的毫無蹤影。
“小劉,馬上幫我帶個人回來!”
剛上班的小劉一臉懵逼的問道︰“誰呀?”
“張本良”


“王西元並非失蹤,應該是被殺害了。”鄭健在做案件分析時講到,“從老鄭頭的短信時間和王西元手機的最後一次使用時間來看,基本確定了王西元的被害時間在3月9號左右。”
“那如果是被殺的話,會不會是離開的韓寶善,又重新回到了孫集鄉殺死了王西元呢?”身旁的小楊問道。
“很有可能,但我早上聯系了天津方面的同事,確定該時間段,韓寶善就在天津,並未離開過,也就抹除了他的嫌疑。”鄭健答道,“除了韓寶善,還有誰最可能殺掉王西元呢?我判斷就是曾被王西元找人暗殺過的張本良最有嫌疑了!”
這時,小劉推開門走了進來“鄭頭,人我帶來了。”
“好!先晾晾他,我一會兒就到。”回過頭又說道。“小楊幫我到附近鄉鎮查查這個”
在韓寶善落網之後,鄭健曾經多次找過張本良了解情況。曾在有一次交談中,張本良表示出對王西元一行人處理尸體的不屑,並開玩笑說道︰“這群人可太笨了,要是我早就把尸體給燒了,誰也發現不了。”
這句笑話當時鄭健並沒有在意,但當鄭健把張本良假設為凶手之後,他殯儀行業的身份就讓殺人燒尸變得容易很多。
看張本良在審訊室里抓耳撓腮的坐了半天,鄭健才緩緩走了進去,先是遞給了張本良一根煙,這是鄭健放松敵人的慣用伎倆。
“最近生意怎麼樣啊?”鄭健有意無意的套起了近乎。
“就那樣吧,嘿嘿,警官找我啥事啊?”張本良擠著笑試探的問道。
“哦,就是想跟你了解一下王西元這個人。”鄭健特意將王西元三個字加了重音。
張本良感受到來自鄭健的注視以及試探,機警的回道,“咱上次不是把知道的都說了麼,沒有啥能交代的了。我對這個人根本就不熟,頂多就是同村見面打個招呼的關系。”
“那他跟你媳婦的關系呢?”
“這……”張本良低下頭,小眼楮亂轉了幾下故作可憐的說道,“這我也是來警局了解到的情況,起先我根本不知道那娘們有跟王西元有一腿啊。警官!”
“那你還記得上次你說過,你犯了案肯定會把尸體燒掉的話麼?”鄭健緊接著問道。
“那,那是開玩笑的啊,警官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
“證據正在來的路上。”鄭健胸有成竹的說道。
這句話著實嚇了張本良一跳,听到這句話的瞬間,兩只小眼楮不受控制的睜大,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的異常,立刻就恢復了那副被冤枉的表情。
這時,小楊走了進來,在鄭健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從鄭健表情看來,他想要的證據並沒有如約而至。無奈沒有證據,只好讓張本良先離開了。但張本良稍縱即逝的驚恐以及頭上的一層細汗,還是被鄭健給捕捉到了。
鄭健讓小楊去了當地及周邊地方的殯儀館,2010年3月9號前後張本良雖然沒有在當地的殯儀館火化尸體,但在周圍鄉鎮確實火化了幾具尸體,但都有非常完備的手續。正常死亡的尸體並不需要警察局的證明,只需要村委會開具的火化證明,所以張本良具備十分充足的條件,利用工作之便火化掉王西元的尸體。那問題出在哪了呢?
鄭健壓抑不住心中的疑問,帶著小劉小楊直奔商河縣殯儀館,將2010年3月9號前後十天的火化記錄統統翻找了一遍,仔細比對每一個火化記錄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今天的夜黑的出奇早,不一會兒天色就又暗了下來。
鄭健點了一支煙,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最終他決定逐年查找張本良經手的所有火化記錄,終于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為什麼說他熟悉,就是因為這個2007年被火化過的老人,在2010年3月9號這一天,又一次被張本良送到了村外的殯儀館火化了一次。經過調取的火化證明顯示,為同一人。由于在村委會開具火化證明時,會同時開具一些空白證明,張本良正是利用了這空白證明,偽造了王西元的火化證明。
在徹底搜查張本良的家後,在春秋椅的椅背上,警方提取到了幾處小的噴濺式血跡,經檢測為王西元的血液。鄭健立即下令正式抓捕了犯罪嫌疑人張本良,狡猾的張本良在證據面前也最終交代了案情。原來張本良媳婦與王西元有染的事自己早就看在眼里,本來就一直在尋找機會好好教訓一下王西元,但沒想到王西元竟然想要殺掉自己,就趁著媳婦回家的機會,把王西元約到家中殺死,隨後偽造證明火化了。等待他的將是嚴厲的法律制裁。
到此,這件歷時兩年半的懸案終于水落石出。犯人永遠不會逃脫法律的制裁。

Gordon520發表於 2020-8-5 23:57:02
起點小說《冬漫未漫》、《全球高武》、《深夜書屋》,適合各種口味的讀者挑選!
最近瘋演的《慶余年》非常耐人尋味︰人生在世,總得努力地去做些什麼,就算被人恥笑天真,也總得默默試一下。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

新聞有趣資訊

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看的短篇小說呀,什麼類型都可以? -END- 

香港交友討論區hkeasychat - 香港社交論壇forum本交友論壇採用forum形式運作,會員所講所post交友話題、發起的交友活動與本交友網立場無關 本頁面任何內容(包括但不限於:『留言、文章』)不代表廣告商同意立場及觀點,本頁面可能出現間接宣傳。hkeasychat旗下討論區業務集團之一 - hkeasychat 香港交友討論區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