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search

www.hkeasychat.com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 文章故事區

登入     註冊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穿雨捶發表於 2020-10-2 07:08:11
也許是年齡的緣故,總喜歡一些有年代感的蒼桑事物。“回憶”慢慢地骨感而清晰地翻閱那些欲罷不能的綿綿沖動,總象電影似的一遍遍重復播放,一種用文字記錄的沖動,使我內心找到了安慰和愉悅……

我七十年代出生在河南一個小鄉村,在咿咿呀呀的記憶里,村莊古樸,人厚重,記得在漆黑的夜晚進出生產隊的場景,記得為牛馬添加飼料的背影,還記得拉板車走鄉串村的小商販的醬醋果菜、修鎖的吆喝聲,洗綻的鐵片鏈子的嘩啦聲,……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換針換線€€——”,來到村口,波浪鼓便扭動敲打起來,跟著便扯起嗓子吆喝起來,“€€”的後音扯得長長的。在尾音還沒落地時,應聲接踵而來,“等等,換個頂針”、“有引蓋地(我們這的土語,即被子)針沒?”……霎時,圍作一團,男孩換琉璃球的、女孩換紅頭繩的……那時大都沒錢,總拿些家中的爛鞋、破鍋、廢鐵等來換,換來的廢品一股腦兒堆在車子後面,前面放只大箱子,里面放些針頭線腦。于是,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還有端著飯碗看下熱鬧,順便叫一聲左鄰右舍,看他有沒需要的,嘰嘰喳喳好不熱鬧。那時,我們管這類都叫“換針的”。

在相當長的記憶里,我家每年都織布。母親冬天紡線,線是纏繞在錠上的,所以秋後村中經常有洗錠的手藝人,他們拿著用鐵絲串起的一塊塊鐵片,做著左右搖擺的動作,發出不太有節奏感的嘩啦聲,時不時吆喝著“洗錠€€”,記得有個人吆喝的很特別“洗——錠——€€”,前兩字音憨而低沉,“€€”音很小且嘎然而止,我小時听著很不舒服,但還飛也似得問母親洗不洗錠。大媽奶奶們拿著錠坐在擔子前,七嘴八舌,調侃玩笑,議論家事,聲音高一陣低一陣的,真是“三個婦女一台戲”!時不時還得到師傅的夸獎“這錠木材好”,主人不免要興高采烈地炫耀一番。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印象深些的是個賣豆腐的老頭兒(為保持原味,請允許我這樣叫),是鄰村的,每天清晨,天朦朦殼,他便推著平車,吱吱呀呀中伴隨著“割——豆腐”的嘶啞聲,“割”拉得很長,後兩字小得好象供他自己听的,而且還把“豆”喊成了“斗”音。大家給他取外號“啞巴雞”,他的叫賣聲不熟悉的根本听不出是賣什麼的,我們村的人一听到這個聲音,需要的準出來,那時都是用豆子換的,稱豆、切豆腐,還算麻利吧。稱好,老頭大都要補上這類的話︰“看這豆腐多結實,隨便炒,不爛塊。”“中中,下次還割你的。”不知是客套還是真心話,反正老頭笑眯眯的。 後來,大片斷電的一段時間,由于電磨磨不了面,年紀尚不大的我還和弟弟到他家,五分錢一斤買過一桶豆腐渣,母親給我們做成餅,蒸著吃,當時印象中還是可以吃的。

常來我們村子的小販還有一個賣老鼠藥的,肩上挎一個包,有點兒知青的模樣。順口溜一大堆,“老鼠藥€€€€,老鼠藥€€€€,大老鼠吃嘍蹦三蹦,小老鼠吃嘍沒有命!”,不管你說什麼,都能順你的末音韻母來一段,引來好多听這“打油詩”的人,還時不時轟然大笑。有買家時,細心地交待人家把藥沾到隻果塊兒上,睡前悄悄擱在老鼠出沒的道上,老鼠有靈性,能听懂人的語害,別講放藥的事。有時質疑他,他嘴一歪,“看你說哩,我成天打這兒過哩,會哄您?”

生長在農村的我,就是听著各種吆喝聲長大的。每當賣冰棍的吆喝聲響起,“豆沙€€€€冰棍兒……二分錢一個!”這樣的吆喝聲無疑是最致命的誘惑。因為家里太窮,父母一般不會給錢讓我買冰棍,有時會偷偷地用家里的破鐵、舊鞋,偶爾也用雞蛋或悄悄攢的“私房錢”來換取這些小小的“奢侈品”,當然是背著父母獨自享受。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吆喝,是以前的一種廣告形式,也是一道獨特美景,聲調各異,或腔圓字正,或抑揚頓挫,或余音索繞……時過境遷,那些街頭巷尾或遙遠的的鄉間傳來的美麗音符呀,雖不浪漫,但有韻味,也很溫暖,可逐漸被遺忘!那些充滿鄉土氣息的吆喝聲何時還能響起?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作者:毛绍科

相關內容:
上一篇:不努力,連認輸的資格都沒有
下一篇:過好一個人的日子,才有接納另一個人的資格

更多帖子推薦

文章故事討論區最新帖子快速翻頁:
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文章故事區

鄉土散文︰走不出的那鄉間的吆喝聲 -END- 

香港交友討論區hkeasychat - 香港社交論壇forum本交友論壇採用forum形式運作,會員所講所post交友話題、發起的交友活動與本交友網立場無關 本頁面任何內容(包括但不限於:『留言、文章』)不代表廣告商同意立場及觀點,本頁面可能出現間接宣傳。hkeasychat旗下討論區業務集團之一 - hkeasychat 香港交友討論區 聯絡我們